图片 1

  佛教艺术是人类艺术宝库中的一颗璀璨的明珠,其中,佛教造像以其最能体现佛教教义而折射出不同时代的政治经济、思想文化和艺术风范。我国自两汉以来,各个时代都创造出了不少工艺精湛、纹饰绚丽、造型优美、面目慈悲的造像精品,佛教造像所具有的那种独特的神圣与庄严感,也总能给人一种心灵上的抚慰,并有着其他艺术品难以比拟和替代的价值。

图片 2

佛教自东汉时传入中国中原地区,迄今已经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了。唐以前的佛像艺术价值最高,但因存世有限,市场上非常罕见。明清的金铜佛像就构成了今天中国古代佛像投资市场的主体。明代铸造金铜佛像非常兴盛。明早期的汉传佛教造像,身材比例比较适中,身躯饱满结实,线条简洁流畅,丰腴而不虚,近人而不俗。

  用铜或青铜铸造,表面鎏金的佛造像,俗称“鎏金铜佛像”。这种佛像是供宫廷、寺庙使用;它的出现始于两汉时期,盛行于隋唐,一直延续至明清,跨度两千多年。而中国式的佛像雕刻艺术,在南北朝时便有了一次质的飞跃。

近年来,在中国艺术品市场上,流传了成百上千年的宗教制品佛像受到买家追捧,其行情日渐走俏。在2017年6月中国嘉德春季拍卖会上,一尊西藏11~12世纪合金铜释迦牟尼佛站像以5865万元成交;在刚刚结束的2018年6月北京保利春季拍卖中,一尊14世纪马拉王朝早期大持金刚又以4485万元拍出。

明代铸造的金铜佛像工艺精湛,造型比较优美。内地收藏家蔡铭超在香港以1.166亿的价格将明永乐鎏金铜释迦牟尼坐像成功拍下,创下中国艺术品迄今为止世界拍卖最高纪录。近年来,中国古代佛像投资市场行情一路看好,升值空间较大,特别是高质量的明清金铜佛像,尤其值得收藏投资。而相比投资价值,其文化和艺术价值更甚。近日,在纽约举行的一场拍卖会上,一座西藏11/12世纪铜瑜伽士坐像以486.9万美元的成交价创下西藏雕塑拍卖世界纪录,引发界内强烈关注。
据了解,明清之前的佛像多为高古佛像,即汉传佛像。而明清佛像多为藏传佛像。在佛像市场上,藏传佛像的收藏远好于汉传佛像,因为海内外藏家十分重视明清宫廷造像。

  南北朝的时候就崇尚一种“秀骨清像”,佛像菩萨是很清瘦的,秀骨清像,受到汉文化的影响,是一种菩萨比较清秀,一种清秀飘逸的美,他的服装是褒带博衣,衣褶是层层叠叠,给人一种很秀美的感觉,这是南北朝的一种特点。比方说着名的西方三圣是一个造像碑,碑中间是阿弥陀佛,碑的左边是大势至菩萨,碑右边是观音,统称西方三圣,上面是飞天八个飞天,飞天上面是两个小飞天,把一个净瓶捧在手里,把幸福撒向人间,这个着名的西方三圣,石雕比较多,铜鎏金的非常少。

佛像溯源

明代时期金铜造像迅速发展,形成了永乐、宣德年间最高造像水平的永宣金铜造像,此时的造像面相饱满、造型优美,艺术水平极高。到了清代,造像则继承了明代的风气,做工精细,是藏传金铜造像的高峰期。

  到了隋代,佛教造像保留了北齐、北周的遗韵,这一时期虽是佛教历史的过渡时期,但产生了一批中国汉族化的佛教形象。因为隋炀帝比较重视佛教,所以说隋代制造出我国不少的金铜佛像的顶级之作。

佛像的材质有金、铜、石、玉、木、漆、陶瓷、泥塑等多种,其中以金铜佛造像最受人们欢迎。所谓金铜佛造像,一般指铜质鎏金的佛教造像,但实际未鎏金的铜佛像,也往往被收藏爱好者归入金铜造像的范围中。金铜佛造像起源于印度,东汉时期传入我国。魏晋南北朝时期是我国佛教全面发展的时期,西域与中原的僧侣交往频繁,许多西域佛像随着僧侣们的背囊抵达中土。现藏于日本东京永青文库的刘宋元嘉十四年(公元437年)的《韩谦造鎏金铜佛坐像》,就是南朝佛教造像的典型,它是目前所发现纪年最早的小型鎏金铜佛像。隋唐两朝,南北统一,国富民强,佛教造像也进入了成熟期。唐武宗会昌灭法及此后的五代战乱使佛教传播遭受挫折,佛像也随之走下坡路。宋代时期南方禅宗得到大力发展,宋代佛像注重于写实,其题材大多以罗汉与祖师为主,当时曾出现了大量的三百罗汉、五百罗汉、十八罗汉像等。

那么唐代的菩萨制作,中国古代佛像投资市场行情一路看好。近年来,中国古代佛像投资市场行情一路看好,升值空间较大,特别是高质量的明清金铜佛像,尤其值得收藏投资。而相比投资价值,其文化和艺术价值更甚。

  到了唐代,唐代是我国古代的一个鼎盛期,社会的发展必然带来了艺术的发展,而佛像的制作也到达了辉煌的地步,很多我们国家金铜佛的定级之作也就在唐代。那么唐代的菩萨制作,制作得非常精美,非常华丽,整个是博衣飘带,整个是比较飘洒、秀美,那么由于受汉传佛教的影响,唐代的佛像面部都非常丰满,鼻子高高的,樱桃小口,身材都是以胖为美,这些艺术家们就把唐代的宫女作为模特。我们经常讲,叫唐代的宫女像菩萨,菩萨像宫女。也就是讲,这个时期的作品一般比较好鉴定。

宋代铜鎏金苏频陀尊者

鎏金四方观音摆件

  在宋代佛像作品中,菩萨的形象塑造的成就最高。创作手法以唐代造像的理想化为基
础,进行了个性化的写实加工,作品以普通人为原型,佛像逐渐走向民间,就像身边的你我他,表现出亲切的生活情趣,这也是它的成功之处。

元朝时期,西藏地区归属中央政权,藏传佛教传入内地,并在元朝统治者大力推广下迅速发展,大量蒙、藏民族的金铜佛像和制作工艺也传入中原,使自唐之后沉寂多时的金铜佛像艺术得以复苏,并得到长足发展。明清时期藏传佛教继续在中原流行,其造像艺术也深深影响着汉传佛教的造像,汉式造像以佛像和观音像居多,形象端庄稳重,藏式造像则仍是题材繁多,制作精良。藏式造像又可分为内地铸造和西藏铸造两类,西藏铸造的有黄铜造和红、黄铜并用的,整体造型古拙抽象;而以永乐款、宣德款为代表的内地官方造像虽说也是以西藏造像为模本,但铜材和鎏金用料讲究,做工更为精细,造型规矩写实,形态普遍富于动感,且题材丰富,让人赏心悦目。清康熙、雍正、乾隆三朝,因国力强盛及皇帝对佛教的推崇,不仅大量造像,做工也很精良。自明清以来,藏式造像已成为了宫廷造像的主流,其影响和波及面也很广,而且近代以来损毁较少。以北京故宫博物院为例,仅清乾隆一朝鎏金佛像就收藏有几万件之多,北京雍和宫也收藏有几千件清代宫廷藏传佛像,散落在民间的小型金铜佛像就更不计其数,现拍卖市场上常见的一般也都是明清时期的藏式官方金铜佛造像。

佛像是造像数量最多的一类。包括释迦牟尼佛、强巴佛、无量寿佛等等。菩萨造像在佛教造像中,占有很大的比例。例如观音、文殊、普贤、地藏菩萨,他们的造像显得亲切、庄严,表现了慈祥、优美、宁静的审美情调。

  我们在南北朝的时候弥勒佛是很清秀的,到了宋代以后,由于人们的需要,就改为大肚弥勒佛,现在大肚弥勒佛我们经常见到,宋代的佛造像总之言之走入世俗化,给人一种很亲近的感觉,一种写实的东西比较多。

明永乐鎏金大威德金刚像

佛像在拍卖市场自2000年以后就急剧上涨,存世数量越来越少,保存难度也高,再加上对佛教文化的痴迷和人们投资意识的增加,具有极高的宗教、历史、艺术和科学价值,价格上涨是必然,鎏金佛像泛指一切以金属为质地的佛教造像,材质可以是纯金、红铜、黄铜、青铜、铁、银等,但一般特别指鎏金的铜佛像。金色是鎏金佛像为彰显光耀灿烂的神性所不可或缺的,因过于珍贵,鲜有纯金佛像,绝大多数以汞镀金在铜佛表面贴金。鎏金佛像始于两汉,盛于隋唐,一直延续至明清,跨度两千多年利用水银加温黄金,便其熔化,并涂抹至铜佛像表面,再经过高温返原,得出的带金质的铜佛像叫鎏金佛像。

  元代以后,社会更为动乱,战争连连不断,汉传佛教的影响逐步减弱了,藏传佛教逐渐扩大。在老百姓当中,藏传金铜佛的影响也越来越大,明清时期,藏传佛教得到了不断的发展,所以我们目前见到的大多都是藏传金铜佛。

价值何在

鎏金四方观音摆件

  在国际市场上,汉传金铜佛拍卖价钱在逐渐提高,有的价格令人咋舌,非常之高。前年,香港佳士得拍卖了一尊24厘米高的菩萨造像,估价是80万到100万,结果拍了150万左右。所以汉传金铜佛,因为它存世量很少,由于多年的战乱,其他的因素,所剩的东西非常少,所以它的价钱昂贵也是正常的。在市场来看,汉传金铜佛在国内基本上没有价格,就是说我们有心的话,偶尔能到一些古玩市场,有些文物商店能看到汉传金铜佛,在国内有时候花很少的钱就可以买到,因为现在还没有得到广大藏家的认可。

佛像因其久远的历史、生动的形象和精美的做工,具备了较高的艺术价值和经济价值。金铜佛造像种类甚多,从形象上细分,它包括诸佛、观音、菩萨像、罗汉像、明王像、护法神像、祖师像和活佛像等等。从铜质上来讲,有青铜、黄铜、红铜和其它铜合金等。金铜佛像的尺寸范围很广,一般可分为巨型像、大型像、中型像、小型像,但由于天灾人祸等原因,目前大中型佛像存世数量已不多,且大多均有归属,一般都存于寺庙或大型博物馆中。我们现在所见的或有可能被收藏的基本都是小型铜佛像。判断一尊佛像价值的高低并不完全体现在材质上,还应看它在佛教造像史上的地位和艺术价值,看它的工艺和铭文,材质只是一个参考因素。一般来说,巨型、大型佛像的价值高于中型、小型像;宫廷铸造的高于民间的;在藏传佛像里,忿怒相高于吉庆相;菩萨装高于佛装。对于鎏金铜佛像而言,无论是否有无款识证明其御制身份,只要是大尺寸、造型精美的,其价格可说是年年上涨。

佛教在西汉末年传入中国,佛像艺术亦随之传来。最早期的佛造像多见于石雕石刻,随着佛教的兴盛,鎏金佛像开始出现。大多形体小而精致,便以携带供奉于佛寺和佛龛,或纳藏于佛塔地宫之中。正史中首次有明确鎏金佛像记载的,见《三国志》,笮融大起浮屠祠内有一尊金铜佛像。西晋末年,北方少数民族建立的五胡十六国因丝绸之路得风气之先,所以佛教较南方东晋更为昌盛。这一时期,佛像大量制作,人们将信仰和寄托融入了各种材质各种形式的佛像之中。目前中国现存最早的有明确记年的鎏金佛像实物就出自后赵建武四年(338年),现藏于美国旧金山亚洲美术馆。南北朝时期,我国佛教进入了全面发展时期,佛像艺术在新的时代风气影响下也进入了空前的发展阶段,这时鎏金佛像也流行起来。隋唐时期,佛像艺术随着国家的统一,政治、经济的强大和佛教的发展进入了鼎盛时期。佛教造像不再亦步亦趋于外来模式和手法,而是向着个性化、理想化的新型模式发展,呈现出崭新的时代风貌。五代两宋时期,佛教艺术开始走向世俗化,佛像艺术中应有的神圣性和理想主义精神大大减弱,而世俗的现实性成分大大增加,佛像艺术带着浓重的世俗审美特征。元代佛像艺术最为引人注目的是新的艺术形式,即藏传佛教造像艺术的传入和影响。明代时,佛教艺术重新回归到汉地传统艺术风格独立发展之路。到了清代,在康熙、乾隆的扶持下藏传佛教再度大兴,藏传佛像艺术又重新占领内地艺术舞台。

  由于汉传金铜佛的造像跟藏传金铜佛有很大的区别,有些造型很多人不一定看得懂,这便是汉传金铜佛的高难之处。除此之外,汉传金铜佛历史跨度长,不同的时期有不同的变化,并且千姿百态,因此,要收藏汉传金铜佛,一定要对各个时期的金铜佛的特征有所掌握。

明代中期铜鎏金佛像

鎏金四方观音摆件

目前,国内不少收藏者在佛像收藏上常陷入误区,他们把明清藏传鎏金佛像作为首选目标,而对我国早期汉传佛像的收藏价值认识不足,以至于拍卖市场上常常出现明清佛像大热,而早期汉传佛像乏人问津。其实早期汉传佛像里也不乏精品,比如南北朝、隋唐、辽代等时期,都是中国佛教造像的高潮期,甚至还有南诏、大理这种有着地域文化特色的佛像。这类早期汉传佛像因问世较早和存世量少而具备了很高的收藏价值和升值潜力。相对而言,西方很多的佛像收藏家则更看重佛像本身所含的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而藏品外观是否漂亮则在其次。从近年来美国纽约拍卖市场的成交情况来看,拍卖价最高的中国佛像还是早期汉传佛像。

作为佛教的器物,鎏金佛像不仅具有宗教意义,一尊制作精美、纹饰绚丽的鎏金铜佛还是当时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的集中反映,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同时历朝历代的鎏金佛像又有各自不同的造型、工艺特点和鲜明的时代特征,对于研究佛教在中国的发展也具有重要的参考意义。

清代鎏金释迦牟尼佛像

市场回顾

逐年走俏

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鎏金佛像就引起了国际藏家的重视,进而带动了国内收藏热潮的兴起。1989年11月,纽约苏富比拍卖会上,一尊明代鎏金弥勒佛像,以21万多美元成交,获得了国际收藏市场的注意。

这十余年来,佛像在各大拍卖市场中受到了藏家们追捧,成交价屡创新高,成为艺术品拍卖杂项专场里表现最为出色板块之一。仅2007年春拍,北京翰海、北京匡时国际、北京嘉信、崇源国际、天津文物、中国嘉德、十竹斋多达7家拍卖行都曾推出佛像拍卖,以北京匡时国际的菩提妙相古代佛教艺术品专场拍卖会为例,参拍195件,成交率87%,总成交额竟高达1.07亿元,其中有16件拍品的价格超过百万元,该专场中一尊明宣德铜鎏金无量寿佛像更是以2750万元高价成交。此后,佛像行情在中国艺术品市场逐年走俏。

上世纪90年代,海外各大拍卖公司逐年增加鎏鎏金佛像的拍卖数量和比例。在苏富比拍卖会上,一件明代鎏金铜观音以132万港元成交;

清乾隆铜鎏金无量寿佛像

20世纪80年代,鎏金铜佛像引起了国际市场的重视,近几年,也受到了国内买家的青睐。此前,苏富比(微博)、佳士得(微博)两大拍卖公司均有佛像拍品出现。2004年,中国嘉德(微博)、北京翰海等拍卖公司分别举办了佛像专场拍卖,成交价格令人瞩目。不管是出于对佛像艺术的虔诚与信奉,还是源于其历史、文化、艺术、宗教底蕴的深厚,不可否认的是,佛像在收藏市场火了起来。

在2011年香港佳士得春拍中,一尊南宋青白釉观音菩萨坐像以2530万港元成交,并创下当年青白釉瓷世界拍卖纪录;在2012年中国嘉德秋拍中,一尊清乾隆御制重器清乾隆粉彩描金无量寿佛坐像,该物原为民国著名收藏家关祖章先生珍藏,以1081万元成交。进入2013年,佛像行情更为精彩,在2013年中国嘉德春拍中,迄今发现的唯一一尊明永乐铜鎏金地藏王菩萨像,以1265万元易主;在2013年北京保利八周年春拍中,一尊明御制铜鎏金广目天王立像,以1600万元拍出;在2013年北京翰海春拍中,曾属伦敦著名藏家斯皮尔曼家族旧藏的宋代铜鎏金苏频陀尊者又以1978万元成交;在2015年中国嘉德春拍中,佛像艺术品备受青睐,圣域庄严金铜佛造像精品专场共上拍139件拍品,成交率竟高达92%,其中一尊带有明确款识的西藏16-17世纪银质红帽五世夏玛巴像以506万元成交;在2017年中国嘉德春拍中,一尊西藏11~12世纪合金铜释迦牟尼佛站像以5865万元成交;在2018年北京保利春拍中,一尊十四世纪马拉王朝早期大持金刚又以4485万元拍出。

尽管如此,佛像在收藏投资业界的市场占有率远没有达到所谓的饱和阶段,价格还有不断上扬的趋势。与国际市场相比,国内的佛像成交价还是偏低。这首先缘于历史原因,也与社会经济文化发展的整体氛围有直接关联。有专家认为,艺术品收藏市场对专项收藏品的细分要达到成熟化和透明化,这是一个漫长而曲折的过程,而且这种成熟和透明是相对的。艺术品收藏依赖于人们主观的经验、审美、价值取向等因素,因而艺术品收藏市场的细分在宏观引导、微观梳理方面都具有相当大的难度,其发展方向与趋势,有很大的比重取决于收藏人群总体素质的提升和意志的变化。佛像算是古董珍玩中的一个小门类,真正留存下来的精品几乎都保存在寺庙中,在艺术品市场存世量有限,很难做到市场再细分。

由此可见,近年来佛像收藏行情持续红火,该板块现已成为艺术品市场不容小觑的蓝筹股。

据了解,近两年来佛像收藏的投资客愈发增多,这就很可能招致大量的金融资本介入。对此,随着国内艺术品拍卖市场的逐步规范,佛像市场在国内的真正价位还没达到,大量的金融资本介入不仅是必然而且是良好的时机。

鎏金四方观音摆件

四面观音:南面观音为汉地佛教造像史料中广为流传的圣观音即正观音;北面观音为汉地佛教民间甚爱的送子观音;西面观音为古印度佛教史料中的古观音莲华手菩萨;东面观音为藏传佛教中具有最神圣背景的
圣观音的主身形之一世间尊观音。

在四面观音顶部是以《阿弥陀佛经》中描述的华美佛国西方极乐世界为意象造型的椭圆塔形立体镂空浮雕,此中尽现了佛国世界无量圆满。在椭圆塔形极乐世界的顶部莲座上乃是跏趺坐三面同身庄严阿弥陀佛,既蕴涵了观世音菩萨引领芸芸众生前去西方极乐世界的寓意,又暗指了阿弥陀佛四十八愿所指向的三大愿旨,即摄法
身愿、摄净土愿、摄众生愿。

三面同身阿弥陀佛、椭圆塔形极乐世界与观音四像巧为一体,将观音的东方源起和汉藏地传承的历史在雕塑语言上直观表露,深现佛文化的包容和观世音菩萨契应人间苦难,满足生命愿望,引异开悟之三爱,多重示相大千娑婆世界,可度一切苦厄,照见五蕴皆空。四面观音佛像底座的莲台借鉴了明清水陆画中精妙莲花造型。莲台下层的须弥基座四周刻以佛国各式花纹浮雕,暗喻了观世音菩萨救济六道轮回中芸芸众生的慈悲大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