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6日,党和国家领导人习近平、李克强、张德江、俞正声、王岐山、张高丽,今天上午分别参加了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和全国政协十二届三次会议一些团组的审议和讨论。

前日,全国政协委员冯小刚和张国立,在两会的讨论会上呼吁,恢复一部分繁体字以传承传统文化,并期望能让孩子们感知“親”、“愛”这些有内涵的文字,让部分繁体字进入中小学课本。

广大文化工作者包括文艺界委员认真履行职责,恢复一部分繁体字以传承传统文化。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在文艺界政协委员联组会参加讨论。认真听取大家的发言后说,俞正声说,长期以来,广大文化工作者包括文艺界委员认真履行职责,潜心文化创作,致力文化惠民,作出了重要贡献。

冯小刚和张国立的呼吁顿时在网络上引起了热议,有人说此举利于传承传统,也有人表示,繁体字回归课堂可能会增加孩子们的课业负担,而且简体字已经普及,朝令夕改或随意“穿插复旧”,反而会显得不够严肃。

  俞正声强调,我们要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旗帜,切实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努力创作更多精品力作,为实现中国梦提供强大文化力量。要以创新精神大力推进文化改革发展,在体制机制创新、内容业态发展、文化设施建设、传播能力拓展、政策法规保障等方面采取更多新举措。要在增强对中华文化认同的基础上,繁荣发展各民族文化,努力构筑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要不断提高学养、涵养、修养,切实加强对文化领域重要问题的调研议政,为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发挥更大作用。

在基础教育中推行繁体字,这个提法并非是冯小刚和张国立的首创,其实几年前已有专家提出,那么,繁体汉字到底有没有恢复的必要?笔者认为,认识可以,不提倡使用。

  委员们畅所欲言,各抒己见,切身实际为中国繁荣发展献计献策。汪国新委员参与了此次讨论并做了发言。

汉字是字形、字音和字义的结合体,写出来方方正正,故称“方块字”。古人在造字时,也并不任性,或象形或指事或会意,大多数是既表音又表意的形声字。在国学热兴盛的当下,教孩子认识一些常用汉字的繁体字形,了解汉字的演变过程,也是传承传统文化,同时也便于孩子将来接触到传统读物或古文典籍时可以尽快亲近起来。

  文艺组小组讨论会上,冯小刚、张国立打算联合提交一份关于在校园课堂里教授部分繁体字的提案。没想到,这件事立刻掀起一股讨论的热潮。

让孩子认识繁体字可以,但不提倡使用繁体字。繁体字之所以简化,就是因为难写难记。因此,五四运动之后,在新文化运动思潮的影响下,人们接受了新兴的思想,才慢慢摒弃了一些复杂的字形字体,尤其是新中国成立后,简化字更是得到广泛普及,让更多人能认字、书写,而且在日常的文化交流中,也显示了其便利性。再说,这些简化字字形的确定,并非“拍脑袋”决定的,是经过了一定的比较、研究,才最终拍板的。不过个别文字在简化以后,容易混淆原来的意义,如后来的“后”与皇后的“后”,原本不是一个字,如果能够将这些字恢复繁体字形也未尝不可,这样就能辨别它原来的意义了。另外,在书法创作时,如果使用繁体字更为美观,用用也无妨。

  冯小刚举例说,亲爱这两个字就非常有含义,亲的繁体是左边一个亲,右边一个见,组成了亲;爱是在爱中加了一个心,这两个字的含义是亲要相见,爱要有心。结果简化以后变成了亲不见、爱无心。他比喻为厂空空,就像工厂里只有厂房一样。

语言是用来沟通的,文字简化是个必然,简体字是顺应发展而产生的。因此,为传承传统文化,让孩子认识繁体字、了解汉字的演变过程,是可以的,但日常使用,还是简化字便捷。

  现在孩子们学习英语、法语、意大利语什么的,能否呼吁一下让他们学习认识繁体字?冯小刚说,他跟张国立商量,能否选择50个、100个、200个最有含义的繁体字,增加到中小学课本中,让孩子们感受一下中华传统文化最重要的部分。

责任编辑:金刀

  冯小刚认为,繁体字进课本不会给学生增加过多的负担。我希望这东西别失传了。他称,这样孩子学习写字的过程中,心里也种下美好的种子。

  对于这个提法,冯骥才委员很认同。他插话说:汉字的简化是为了传播速度,现在即便恢复繁体字,也不是完全恢复,而是在课堂上教学生这个字怎么写,它的文化内涵是什么,这很有必要。

  接过冯骥才委员的话,携手冯小刚提出提案的张国立补充说:为什么我们有这样的想法,习主席说要讲好中国故事,传播中国文字之美,但我们首先要明白文字中的文化含义。

  张国立补充说,文化要传递中国文字之美,但我们首先要明白文字中的文化含义,所以我们希望能在学校里恢复几十个,或者一两百个有文化含义的繁体字。这个我们觉得很有意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