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鹭洲。贺岁猪。一团和气。

陈敬忠
1975年生于福建省惠安雕刻世家。1996年毕业于福建工艺美术学院,中国工艺美术协会雕塑委员会会员。现居北京,职业艺术家。

  2007年年初一的贺岁猪展览。2006年春节的贺岁狗展览。2008年年初贺岁鼠展览?陈敬忠正在构思老鼠嫁女。

白苓飞
1980年生于四川泸州,号存梦斋主。2002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获学士学位;2007年毕业于厦门大学艺术学院获硕士学位;2010年毕业于北京中国艺术研究院并获博士学位,师从著名画家杜滋龄先生。现任教于南开大学滨海学院艺术系。

  今年是你的本命年,还是明年?

白苓飞和陈敬忠从相识到相知,一直到现在夫妻恩爱,白苓飞这个外表娇小内心坚强的四川女孩走入陈敬忠曾经孤独的世界,给了陈敬忠生命和艺术的光彩。两人因艺术而结缘,因趣味相投而相恋。他们因艺术相爱,因爱而坚持艺术。

  庄子。任其自然。

一张CD《神秘园》的姻缘

  庄子难吗?不难!

20岁的白苓飞,大学毕业来到厦门一间贸易公司做设计,而陈敬忠当时也在这家公司。完全没有交集的两个人似乎就这样被命运之线牵到一起。“当时感觉个头矮矮的,没有特别的感觉”陈敬忠这样形容对白苓飞的第一印象。对于刚毕业的白苓飞来说,当时长头发又不爱说话的陈敬忠无疑是老练的、陌生的、遥远的。

  如果你能拿起自己该放下的,如果你能闲下自己的脚步享受生活,如果你愿意用真诚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情感。

由于工作中的接触让两人慢慢产生交集,“后来慢慢熟悉,有时候看起来挺可爱的,做事也很麻利。”陈敬忠说:“有的时候看到她去拿高处的东西,够不着,就自己想办法拿下来而不是马上去找人帮忙”。这个娇小外表下有着强大内心的女人慢慢的吸引了陈敬忠的视线。

  庄子不是哲学,是生活方式,工作方式。

当时的陈敬忠怀揣着自己的艺术梦从福建来到厦门,很迷茫,不知道自己的价值在哪里,对生命的思考和疑问一度让他感到很压抑,就在这个时候,白苓飞走进了他的世界,就像一道光“她来了,很青春、很浪漫的感觉。”在采访中,陈敬忠一直在欣喜的谈着身边这个女人带给自己的那份感动,而白苓飞则大多腼腆的低着头、抿着嘴幸福的笑,能感到她也在跟着陈敬忠的思绪回忆这那份清纯的爱恋。

  乐声在工作室飘荡。一只只神态各异的贺岁猪贺岁狗,眯着眼瞪着眼笑着脸看着你。一幅幅《土楼》《情书》《回音》色彩流动,像枫叶像细胞像音乐。陈敬忠或画,或雕,或沉静,或天真,土楼是心里的真实,贺岁猪是现实的真实,心里和现实通过笔通过刀,流进国画刻进雕塑。都很鲜活,再自然不过。

经过短暂的接触,有了共同的语言,共同的爱好。就在陈敬忠感到自己的生命由昏暗慢慢的走向多彩的时候,白苓飞要离开厦门,她要去追求自己的艺术梦。收拾东西间隙白苓飞拿着一个“神秘园”的CD路过,陈敬忠瞬间觉得跟这个女人碰撞出了火花。“当时我比较爱听‘神秘园’但是一直很少有能一起探讨的人,当我听到她说听神秘园听着会流泪,我就瞬间感觉两个人搭在一起了。”陈敬忠述说着当时那份激动。就是这张CD让白苓飞和陈敬忠的命运紧紧的联系在一起。从一起喜欢的电影谈到一起喜欢的音乐再到共同的爱好艺术,两人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32岁,自由艺术家,生于惠安。

天性浪漫的陈敬忠在一天下午给白苓飞买来了成套的画画工具,让白苓飞对这个人感到更加珍惜,“从来没有人跟你一起分享你对理想的追崇,在意你对理想的追求并希望你在梦想的领域里不断提升,这是很能打动女孩子的。”白苓飞脸上洋溢着幸福笑着对我们说道。就这样,他们相爱了,因为艺术而爱了。

  美术师昼伏夜行,还是朝九晚五?

我的世界只有你:充满爱的艺术

  陈敬忠一天也许工作10几个小时。他晚上12点睡觉(比你我睡得还早)。和老婆很恩爱(老婆也画画)。和父亲一起工作(父亲是工艺美术大师)。和我们随意聊天(我们是窥视者)。

从此白苓飞和陈敬忠一起创作、一起讨论画画的幸福。陈敬忠在艺术方面给白苓飞的意见和思考让白苓飞找到了自己画画的真正方向;而白苓飞的青春活力让陈敬忠更加感到爱情的美好。“感觉心慢慢的打开了,我们在聊天的时候,我说要写一张情书给你,肯定是最大的。”现在还在他们工作室挂着的红色的《情书》,专门为白苓飞创作的,仿佛能从画面中感受得到当时热恋的激情与幸福。

  1996年毕业。毕业后,回家,去土楼,到黄山写生。曾经也是上班一族,在贸易公司,从事工艺品开发,设计。

人们都说相爱的然眼力只有对方。陈敬忠的创作在遇见白苓飞之后不仅仅是色彩变的多彩亮丽,而且几乎每件作品都是为她而创作。“看到她年纪小,所营造的感觉就是浪漫,我感觉像秘密一样,我就创作了《秘密》”“有的时候不知道画什么,就用笔在纸上写上‘白苓飞’三个字,然后就有了作品《白苓飞》”。这样的作品不仅仅是一两件,几乎这么多年来,白苓飞和陈敬忠的作品都是在围绕着爱情和对方来创作的,他们的世界只看得到对方,以爱情和双方名字的作品还有很多珍藏在他们的工作室。

  大学时他想学雕塑,学的却是国画,他进福建工艺美术学院那年,雕塑班偏偏不招生。毕业了他爱上国画的纵横恣意,却去贸易公司做雕塑工艺品,算是入世吧。做了几年,重新培养了自己的雕塑功夫。后来就办工作室静中白云艺术工作室,自己画画雕刻,拿起我该放下的。

白苓飞在考研究生期间,陈敬忠一直跟随左右,支持、鼓励、帮助她。在白苓飞研究生创作期间所有的作品都是在画他们两个人。“还有很多作品都是以他为原型,他做罗汉雕塑的时候我也在画罗汉,我所有的世界、方向都是他在左右的。”

  听着音乐,想着传统或者当代,灵感时有时无,陈敬忠写意贺岁猪。

天使与魔鬼的完美组合

  还有贺岁鼠,贺岁牛,贺岁龙,贺岁像博饼,像电影,成为一种文化,贺岁文化,这是他的希望。陈敬忠和贺岁猪愿意做抛砖引玉的砖。

陈敬忠,典型的天蝎座,执着、倔强,对美好到死亡的过程和东西很感兴趣。白苓飞狮子座,自尊心强,喜欢畅想美好的未来和事物。画面表现也都非常明显,白苓飞的作品都是在表现人体、女性的美好,而陈敬忠则乐于去探索生与死的极端,他认为那样才是真正的美。

  静中五问

陈敬忠对于抽象的描述和呈现有种天性的敏感,他说在他的作品中有“四项基本原则:情色、唯美、暴力、深刻性。”“爱情也是一样,艺术走了了很极致的状态,我更呼喊独立性”跟随白苓飞考博的脚步,陈敬忠来到了北京,对他来说又是一个迷茫的时期。当时在极度荒凉的黑桥租了工作室“一眼就看到了这个工作室,感觉很好”想起当时黑桥的冷清,白苓飞感慨的说道:“马路很宽,什么也没有,枯树上停着乌鸦,呱呱的叫着,那是的春夏秋冬跟喜怒哀乐、生老病死是完全对应的。”

  Office:这(谈话时)放的是什么音乐?

在创作后期,陈敬忠更加着重的去描述生与死的思考,垂死的妇人雕塑、钟馗出山系列等等都是围绕着丑陋和死亡的极端来刻画的。而白苓飞则一直在描述美好的人体,这样的艺术表现形式使得两个人在生活中也会有分歧、误会。对此,陈敬忠则有着相较于理性的同时也是更为极端的一种思考,他认为这种分歧和思维的背离其实会给各个的创作带来有一个爆发的点,“我们都非常珍惜我们吵架的时间,因为那是我们由一个人突然分裂为两个人仅有的时刻,跟随这样的情绪我们会突破自己创作出更有爆发性的作品。”而白苓飞,作为女人,作为妻子,更加多的是对于丈夫的关心和包容,更加注重现实生活中的情感,“生活并不是梦想,生活是非常现实的,当然考虑更多美好的事情。”

  《神秘园》。

一方执着、一方强势,他们很幽默的说:“我们两个要么他把我煮开了,要么我把她灭了”。其实生活中的分歧总会有的,从艺术的角度上来讲,白苓飞非常支持陈敬忠的创作,她知道这是对的,但是作为一个妻子,她要为家庭考虑,她会想丈夫这样会不会太累;而男人有的时候则很残酷,陈敬忠则认为“艺术有的时候真的需要点燃”。

  Office:中国画方面受谁的影响较大?

“我把对你的欣赏和尊重永远放在了首位”

  吴冠中。

在这样衣食无忧的生活中,陈敬忠或许认为自己过的过于安逸了,想要去不断的超越自己,而白苓飞则在尊重丈夫的同时更加守护的是自己的家庭。

  Office:和父亲能顺利合作吗?

拥有了完美的爱情,有了可爱的宝贝,父母也非常健康,在追求自己激情理想的时候家庭也是最为重要的。生活条件的夫妻之间往往有一个是要顾全大局的,“因为我把对你的欣赏和尊重永远放在了首位,所以我把自己灭了。”

  父亲很传统。但仍然可以沟通。合作雕塑时,是我打框架他来完善。

白苓飞和陈敬忠当初因为艺术而走到一起,现在围绕着艺术生活,同时也在艺术的爱着对方。爱情本身就是件非常神奇的事情,“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真正有缘分的才能走到一起,白苓飞和陈敬忠在追求艺术的道路上,举案齐眉,相濡以沫。

  Office:有钱后,想买那款汽车?

  没想过。也许还是喜欢乘坐的士,省心省力也省钱,这是我的看法。

  Office:QQ号码是多少?

  很少上网。更关注自己的内心。

Text/李超 Photo/苏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