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历代木雕多有表现的是神明,东南亚历代木雕多有表现的是鬼巫,而非洲木雕多有表现的是魂灵。

图片 1

  不知何时,非洲木雕艺术进入了原始混沌的有所为有所不为的全面自由的表现性。即自由的结构,自由的比例,自由的体量,自由的夸张,自由具象与自由抽象的完美结合,并充满着对称中的非对称性,以及浓厚的装饰意味与图腾意识。我是2007年在坦桑尼亚首都达累斯萨拉姆及马尼亚腊湖等地市场上见到大量非洲木雕的,据说这些木雕多为马孔德人所作,又似有刚果(金)、科特迪瓦的风格,其中的传统式旧作或新作,似在传达着古老非洲人类艺术活动的一种永不泯灭的精神与品质。它们因时而异、因材而异、因人而异、因传承而异,这些木雕忠实于信奉,忠实于感受,具有强大的艺术感染力与震撼力。它们俭约而又充实,精微而又舒展,有着鲜明的风格流向,不间断的解放着人们的视觉,凝聚着非洲人无以伦比的大才大智,包含着难以判别的神秘、迷离与幻想。它们陈陈相因,次第建树,继长增高,推动着非洲木雕艺术的创作。

策展人:郭栋
学术主持:李舒弟、赵树林展期:2009年1月19日3月2日开幕酒会:2009年1月19日下午3:00
地点:重庆501当代美术馆

  与此同时,在木雕市场上也留给人们不小的担心与遗憾,那就是当前出现的大批量的盲目迎合旅游市场的那些木雕垃圾,或许这便是外来文化进入带给的消化不良的巨大破坏性。

长久以来,非洲这块面积30065000平方公里的遥远大陆都被称为人类文明的摇篮。以非洲为起点,人类得以诞生并将自己的足迹遍布整个世界,在茫茫宇宙中确证了自己的存在。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非洲以其特殊的地理环境、气候条件、宗教信仰,孕育出光辉灿烂的古代文明。对于来自完全不同的地缘、文化背景的我们而言,这片灼热的大陆始终散发着迷人的魅力,吸引着我们的目光与好奇心。

  当然,这些垃圾品并不能埋没如宝石与金子般的充满艺术魂灵的杰出非洲木雕的光彩。真正的非洲木雕艺术即表述着伟大的传承性又展现着伟大的现代性,很值得世界的关注与研究。

在非洲丰富多彩、形态各异的地域文化中,木雕一直作为最重要的艺术形式在非洲文化中占有极其重要的位置。在形式上,非洲木雕主要表现为雕像和舞蹈面具两大类,它们主要由雕刻家利用当地特产的木材,根据流传千年的传统方法进行制作。从造型上来看,非洲木雕都表现出洗练、夸张、质朴,或狞厉或端庄的特点。这些木雕除了用于日常生活之外,更主要的是与宗教和巫术活动联系在一起。非洲居民始终相信,死亡并非生命的终结而是生命存在的另一种形式,这使得他们对死者充满了无限崇敬。同时他们还普遍的持有万物有灵论,认为世间万物,无论是动物、植物由于皆有其灵魂因而都是神圣可敬的。因此在频繁的宗教祭祀与巫术活动中,木雕都被用来表达对于祖先的崇拜和对神灵的敬畏。他们将木雕作为灵魂的栖身之所加以顶礼膜拜,通过人的精神和信仰的力量为木雕注入超自然的魔力。正因为如此,非洲木雕才能传达出如此强烈的精神性特征。当我们在面对这些历经百年甚至千年时间的神秘形象时,会直觉的感受到一种穿透灵魂的力量;当我们与这些古老的面孔四目相接之时,我们仿佛瞥见了一个个来自远古的神圣魂灵无言的凝视。

  在我这个中国人看来,非洲木雕艺术之所以能够成为世界文明的一个里程碑,其原因大约有三:

此次远古的凝视非洲木雕展将展出来自非洲近20个国家的收藏品和郭栋先生个人收藏的近100件代表非洲部落艺术精华的木雕人像、面具作品。这些精彩的作品将让鲜有机会接触、欣赏到古代非洲艺术的中国观众一睹古老的非洲木雕艺术的独特魅力与神韵。

  一是坚守着如同中国人那样坚守着的同归而殊途与合而不同;二是坚守着如同中国人那样坚守着的全面自由的表现性与全面意象性;三是坚守着如同中国人那样坚守着的善于继承与勇于创新。这三点似应成为艺术创作的规律。以此三点走下去,不偏执,不保守,必定可以创建艺术的辉煌。

赵树林

  非洲发现的古人类头骨化石,远在七百万年。由此推想,非洲应成为人类艺术活动的先驱。也正是这些古老而又聪慧的非洲先民最初弄明白了造型艺术的基本规律。本人对于非洲木雕艺术知之甚少,仅仅出于喜爱,便不由自主的发出感叹,实属一吐为快的无根游谈罢了。

编辑:admin

2007.12.7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