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的心中都会有一些与生存相关的东西永存下来。不管外界发生了多大的变化,留在心中的记忆却挥之不去。久而久之,这些沉睡的记忆转化成一种怀旧的情结,执拗的趣味,开始左右人的思路,主宰人的行为。梁群的油画作品《都市系列》,正是这种怀旧情绪的产物。

梁群的油画作品入选2003年第三届中国油画展并在中国美术馆展出,是她创作生涯中一个值得纪念的转折点,因为作为一个生活在北京的大连籍画家,梁群在与北京展区数以千计的画家的平等竞争中脱颖而出,获得了评委的首肯,说明她在当代中国油画家群体中所具有的实力与潜力。

  梁群的《都市系列》是以她所在的大连这个城市为素材,但画的不是现在的大连。现在的大连是高楼林立的水泥森林。面对这些高大的建筑群,梁群熟视无睹,没有感觉,更没有表现的欲望。因为从这些冰冷的现代建筑中,她找不回往日的温馨。往日的大连是一个宁静的海滨城市,房屋沿山势铺开,高低错落,街区两旁多是两、三层高的旧式小洋楼。由于历史的原因,它是中国城市中最富有异国情调的一个城市。梁群生在这里,长在这里,从小就熟悉这里的一街一巷,一草一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市区的高层建筑如雨后春笋,一个以北方香港为目标的新大连使那个往日的、梁群心中的大连变成一个残梦。她怀念儿时的感觉,她要把那种感觉找回来这就是梁群的《都市系列》留给我的印象。

我与梁群夫妇相识近10年,深切感受到了梁群对于油画的热爱与勤奋,正是在这种平淡而又不懈的长期劳动中,梁群从一个不见经传的青年女画家,成长为一个作品受到广泛关注和国内外众多机构与个人收藏的优秀画家。在一篇关于第三届中国油画展的评论中,邵大箴先生指出:当代中国油画创作中出现了一个可喜的趋势,这就是平实的风气正在兴起,浮躁的情绪受到抑制。艺术创作虽然是充满感性与激情的劳动,需要画家的想象力,但它同时又是一种平凡而艰苦的劳动,需要画家以极大的耐心和精力去钻研技巧,去构思画面,去追求思想、感情的深刻表现,这里来不得半点浮躁。梁群的成功正是得益于这种平凡而执著的劳动。梁群作品中有一种油画的技艺之美,它是画家的创作态度、敬业精神及其艺术悟性的综合结果。没有这种积累,是难以追求油画艺术中的思想深度和艺术质量的。时代要求我们不要满足于创造一般的好作品,而要努力创造有民族气派和个性特色、有思想和艺术深度的作品,在这方面我们必须要有自觉性和紧迫感。

  梁群在她的近20幅《都市系列》油画作品中,几乎没有画新建筑,画的全是《老家》、《老街》、《老区》、《危房》等等。有一幅《会展中心》画的虽然是新的建筑物,但画面色调阴郁,并无新意可言。倒是那些《老家》、《老街》、《老区》画的温馨而辉煌。这些被唤醒的记忆是美好的,那里有画家太多的故事,太多的经历,太多触动心灵的东西,使她画得无法不投入,无法不倾注全部的激情于其中。而她的画所具有的魅力也正在于此。正是这种情感的投射,才不期然地把观众带入一种怀旧的氛围之中。

雨后的塞纳河 / The Seine after the Rain 2003

老区 / Old Area 2000

近10年来中国当代画坛涌现了不少优秀的女画家,她们的作品大多数取材于家庭与身边的具体景象,如家庭成员与室内静物,这些作品从不同的角度反映了女画家对于生活的具体感受和对生命的细腻体验。但是梁群的作品却以风景见长,视野开阔,具有大丈夫气,即使是少量的静物题材如《鱼刺》这样的作品,画家也将其描绘成为具有风景画的结构与空间,折射出梁群的开阔心胸与豪爽性格,以及她对于绘画造型与色彩所具有的很强的整体把握能力,而艺术中难能可贵的正是这种整体观察与表达的大局观。

  我们说梁群的这组取名为《都市》的油画风景,是带着太多记忆的痕迹与回味的色彩,并不是说在大连的现在找不到这样的街区,而是说梁群的都市风景不仅有别于车水马龙、熙来攘往的现代都市景观,也不同于仍保留了原来面貌的街区。因为她不是通过写生得来的风景,在这里你找不到写生的迹象。因为她画的是历史,而不是现实,是过去时,而不是现在时。画中没有一个人物,也很少有活动着的东西。严格说,她的画意不在都市风景,而在对生存的体验。看着这些画,一页页,好像是在翻阅一本被封存的日记,它们静静地呈现在那里,拉开了与观众之间的距离,与槽杂的尘世生活的距离,显现出2000年6月一种超凡脱俗的永恒的美。

意大利餐厅 / The Italian Restaurant 2003

黄昏 / Twilight 2000

纵观梁群近5年的油画作品,可以看到不同时期的发展轨迹,它们展现了画家的心路历程。较早时期的油画,以画家生活的城市大连的风景居多,对于这些具有异国情调的老城区与街道,画家以一种颇具沧桑感的心态去观察与表现,其中凝聚了女画家作品中不多见的浑厚与苍茫。在《春天》与《岗楼》这类作品中,暖色调的古老建筑在浑沌的天地环境中清晰涌现,凝重的色块与严谨的建筑结构为蒙胧的背景色彩所围合,如同海市蜃楼,将具体的景色幻化为超越时空的历史片断。在《老街》、《雨后》、《夜雨》这些作品中,所描绘的城市景观更为阔大一些,具体的建筑、街道融入开阔的视野,画家关注的是某种统一的色调所呈现的情绪化氛围,而不再粘着于具体的形体描绘。这使得象《雨后》这样的作品,已经超越了通常意义上的风景画概念,以其对于人生与历史的感怀而具有了某种观念的主题性绘画特性,尽管这也许是画家无意中流露出的心理感受而非刻意表达的概念化图解。

  梁群的这组风景油画,在艺术表现上也很有特点。由于画中的主体是建筑,所以几何化的构成关系在画中占据着主导地位。加以画家并不太强调空间深度,平面分割就显得更为重要。画家在这方面的修养可见于《春天》、《岗楼》、《框架》、《危房》、《黄昏》等作品之中。就连一幅象似在描绘静物的作品《鱼刺》也具有了一种建筑感。但画家并没有刻板地、理性地去勾画那些几何形状她常常画得很率意,很轻松,带着很强的表现主义色彩。典型的画面如:《老家》、《老区》、《阳伞》、《夜雨》、《城市》等。在色彩的运用上,倾向于沉稳、饱满与凝重,较好地体现出油画自身的特性。不足的是属于画家个人的语言特色还不是很显明。如果能逐步找到一种更具个性的油画语言,个人风格的确立就为期不远了。

当然,以更为专业的眼光来看,对于梁群的这些早期作品还可以有较为苛求的讨论。例如,在梁群的这些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画家对印象派的外光与色彩的借鉴,对于塞尚的风景画结构的研习,也有对于当代德国画家基弗尔的透视性空间的挪用。这对于一个画家的成长来说,是必不可少的成长过程,无可厚非。使我惊异的是,画家也许并未专门去研究与模仿这些艺术史上的大师,而更多地是通过个人的感悟,以感性的方式与艺术史沟通。例如,在她的作品中,我看到一种自由表现的激情,与德国表现主义画家弗拉芒克的风景画中对于色彩的汪洋肆意的运用有契合之处,这种对于色彩而非对于形体的敏感才是梁群的画家本色与天性。

2000年6月

春分 / Vernal Equinox 2005

上一页 12 下一页

令人高兴的是,在梁群2003年赴欧洲考察的过程中所画的一系列风景中,这种对于色彩的敏感与激情,以及运用色彩表达个人内心情绪的流动的艺术素质,得到了充分的展现。如果说,梁群的前期作品还有一些拘谨,如对于画面结构的刻意勾划;也有一些简单与随意,如用画笔末端在色彩平面上勾勒线条的技巧在许多画面上的重复运用。那么,在这批欧洲风景画中,画家似乎忘记了某些具有程式化的表现技巧,而将面对风景时内在感受的体验与激情表达作为重心,从而获得了某种中国传统画论中所说的得鱼忘筌的审美境界,如陶渊明诗中所言: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以《雨后的塞纳河桥》与《柏林波茨坦附近的街道》两幅作品为例,前者以浓重的色彩涂抹为主,是写生又不似写生,整体的蓝色调与局部的红色对比十分谐调,用笔浑厚老辣。后者以流畅自如的写意性用笔,将城市的一角组织成饶有趣味的画面,如同室内音乐一样的明快而富有节奏感。这两幅画都克服了梁群前期作品中平面化色彩处理所带来的某种臃堵感,空间通透而深远,或许这正是欧洲的清彻天空与丰富的城市建筑天际线所形成的天然画面给予画家的影响,也许与梁群在欧洲的博物馆中直接面对20世纪早期现代艺术大师的作品所受到的启发有关。

雨后 / After the Rain 1999

在梁群的近期作品中,抽象性的因素在增强,早期作品中的具象性描绘在淡化,这是梁群油画艺术中值得注意的一个发展趋势。我这里所说的抽象性因素,不是画面中几何形的理性化构成,而是指梁群作品中的色彩化抽象。例如,在《意大利餐厅》与《暮色中的罗马帝国大道》这一类作品中,色彩越来越放弃了其状物再现的功能,而更多地转达向情绪化的表达。这样,局部的用笔以及笔触的因素得以放大,也就是说,梁群作品中写意性的因素在增强,以往她常用的平面性的色块组织逐渐为不同的色彩线条的交织所替代。这种从结构性的平面组织向线条性的音乐化表现的转换,表明了梁群艺术个性中自由表达的抒情性气质。作品中音乐性的增强,即情绪化的流动以及油画笔触的运行轨迹所呈现的时间性流程,使色彩再现的世俗性淡化,从而使精神性的感悟得到了更为敏感的抒发。这种精神性的自由表现使得梁群的作品即使运用较为强烈与鲜明的色彩,也仍然不失其诗意的抒情。在《巴黎圣母院》的系列作品中,梁群以画面整体精神氛围的把握,有力地证明了她对于强烈色彩的总体控制能力。她也在整体与局部之间、具象与抽象之间、再现与表现之间、平面与空间之间获得了一种具有相当难度的谐调与平衡。

巴塞罗那 / Barcelona 2004

梁群的作品中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趋向,这就是以东方化的写意性面对西方的风景,将人与自然的和谐这一东方美学的精神以感性的色彩画面加以诠释,这正是近年中国油画界所力图加以发展的审美追求。它不是简单的油画民族化,而是在社会发展的新时期,更为深入地表达中国人的精神状态所追求的油画的中国味。初看梁群的油画,也许会感到有很正宗的欧洲油画的味道,深入品味,就可以感受到梁群油画中那种不拘形体,直抒胸臆的酣畅表现,其实与中国大写意水墨画中的精神趣味是一脉相承的。正是在这一点上,我对梁群油画的艺术发展具有充分的信心,希望她能在即兴式的畅怀抒情的基础上,画一些较为大幅的更具综合性的作品,探讨这种表现性油画对于人的精神世界的表达的深度,那是伦勃朗在其晚期作品中所达到的金石般的刚性与浑厚,至于作品是人物画还是风景画并不重要。在更为高逸的境界,古典中国画曾以其深邃的笔墨达到过这一境界,对于年轻的中国的油画来说,这正是它在新世纪的发展方向之一。梁群以及与她同时代的一批优秀画家的出现,使我对中国油画的这一前景深感乐观。

2002年2月29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