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个艺术区域解读当代艺术的幸福与尴尬
2006年3月,初春的798工厂内,一伙伙装束奇异的人在里面走来走去,如果不去上前询问,你很难猜测他们的身份,是外省市慕名前来观光的艺术家,还是带着银子准备来投资进货的艺术商人?或者是到这里来选景的影视行业的精英?总之,从他们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出来,他们都是时尚的人,他们都喜欢这里,因为这里时尚,而且还有现代艺术。
从艺术到商业最后又回到艺术
从现在的记录来看,在798艺术区的第一个有影响的展览应该是东京画廊的“北京浮世绘”,这个展览是2002年10月12日开幕的,它的策划者是黄锐。当年这个展览的海报上,只是在“酒仙桥路四号”这个地址的后面用一个小括号标注了“原798厂内”。在那个展览开幕的时候,作为第一批进去参观的人,我还清楚地记得那里到处都是拆改的景象,第一批赶到这里的艺术家们纷纷租下这里其余的空厂房,他们想要把这里打造成自己的小工作室,在这些艺术家看来,这里和西方艺术家的工作环境简直是一模一样。但是有一点是他们当时没有料到的,就是他们当时和厂方谈好的租金,在几年后看来,就像捡到了一个天大的便宜。
到了2003年,798的称谓已经深入人心,这个人气越来越火爆的地方也吸引了大批的艺术爱好者们来梳理它的历史,这里早先是原东德设计师设计的巨大厂房这一点事实无可推翻,但究竟是谁最先到这里并给这里带来了艺术区的雏形呢,这个话题就产生了争论。有人讲最早到这里的人是个开艺术书店的外国人叫罗伯特,也有人讲这里最早的艺术区策划者是黄锐,因为是他在这里做了第一个重要的艺术展。还有人讲,其实早在他们之前,中央美院的雕塑工作室就已经设在这里了。其实谁早些谁晚些倒不必像对待美术史一样较真儿,反正这里已经越来越热闹了,但热闹之余,也有早期入驻的艺术家开始觉得这里“太闹了”,已经背离了他们当时选择这里做一个“安静的工作室”的初衷,不过随之而来的策展人与画商的关注,让他们又觉得自己也好像没吃什么亏。
从那一年开始,798每年都要举办“798艺术节”。1993年在798影响比较大的展览有冯博一策划的“左手与右手”当代艺术展,如今他觉得这里的气氛越来越商业化了,但是他觉得这也不是一件坏事,因为有了商业的支撑,当代艺术也许会发展得更快一点。他现在还准备在今年的“798艺术节”上推出自己新策划的展览,是关于一个摄影博客的展览。
从每平方米6毛到每平方米5块
在2004年,围绕着798开始有了一个争论,就是这里的拆迁问题,事实上,早在艺术家进驻之前,这里就已经有了拆迁上的规划,据说是要打造成北京的第二个“中关村”式的电子城,但是随着艺术家的进驻与影响,这里显然已经成为了比电子城更有魅力的地方。于是,在各方面的协商下,在艺术的呼吁下,这里也受到了政府方面的高度重视。“首先是一个民间自发形成的区域,艺术原生态的感觉不是行政规划能够达到的。”这是冯博一强调的观点。
作为第一批进驻798的画廊业主,“仁”俱乐部的总掌门赵磊更感兴趣的是自己在商业上的回报,“别的不提,仅仅是租金就已经翻了几番了,我们刚来的时候每天每平方米的租金是6毛钱,现在协议出让的基本行情是1块6,但是这个价钱排着队都找不到,有个别的场地已经把价钱喊到了每平方米四五块钱。”如此偏远的一个厂房区域,能够和北京最豪华最贵的写字楼一个价钱,这也是798的神话之一。
北京季节画廊的总经理史诗,从2002年开始基本上是每一天都在798里面度过的,相对于策展人和画廊的投资商,她每天都要坐在画廊里面上班,所以798的变化在她的眼里更直观,也更具体。她主持的画廊主要代理国内优秀油画家的作品,“他们的年龄都很年轻,而且作品的销售情况也越来越好。”在画廊刚开业的前几年,几乎没什么人来画廊里买画,但是现在,“询价和购买的人越来越多”。在这里,一位年轻艺术家的作品可以卖到几万元一张,如果不是这些画廊的存在,这些艺术家还要继续他们清苦的生活。问她现在798里面到底有多少家画廊,她表示,“100家可能还谈不上,但是六七十家应该不是问题了。”虽然像“北京季节”那样有规模的、大型的画廊还超不过十家,但是小型的画廊和工作室“似乎每天都在增加”。
798的爱恋与厌倦
在2006年的春天,关于798艺术区的最大利好消息是北京市的领导来这里实地考察了,据说要把这里打造成为一个“奥运观光区”,这真的是一个非常美好的期待。
但是仍然有艺术家在抱怨,一位我忘了问他名字的艺术家就诉说了他的郁闷,他觉得这里的商业气氛和即将到来的旅游气氛会极大地伤害与误导那些真正想在这里搞创作的人,这种不良气氛再加上越来越高的租金将会使“真正的艺术家”逃离这里,去寻找另一个艺术天堂,但是那另一个艺术天堂究竟在哪里,还会不会重蹈798的覆辙,现在谁也不知道。
798的中心区,是展览海报集中的地方。
798走一圈下来二十分钟,方圆一平方公里现在有一百多家文化机构,包括出版、建筑设计、服装设计、室内家居设计、音乐演出、影视播放、艺术家工作室等。每年4月30日至5月30日为期一个月的艺术节在这里召开,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都会在这里展示和表演,已成了全新而独特的文化乐园。
开车走四环路,在大山子环岛上酒仙桥路,然后从酒仙桥路2号入口或酒仙桥路4号入口进入798,在厂子里可找个安全地方停车。坐公车有401、420、405、909、955、991、988、城铁临5路、小30路。注意,出租车不让进厂,天黑后厂区照明昏暗。

法籍华人郝光正在构思一幅关于798的画。这位在798拥有一家艺术空间的画家,一心想把自己在798这个北京市文化创意产业聚集区的遭遇勾勒出来。
3块2米2米的画板已经摆放在他的工作室内。画板的左端,他计划画上798的大门,大门口由全副武装的保安看守,门外则是一列夹着钱匣的外国人,等候进入798安营扎寨。紧接着是一组798标志性的包豪斯建筑。建筑前,站着一排保安,手举肃静的牌子。保安对面,则站着一个个表情严肃的艺术家,与保安横眉冷对。而郝光则站在最前面,旁边还有他钟爱的一条狗。最右端的画板上,将画上后门,那些曾经夹着钱匣的外国人,一个个光着屁股从这里溜走。
画板的上端,郝光计划另加1米高的空间,画上各种小商小贩。
这就是798的现状。外国人揣着钱来做生意,结果钱没赚着。我们这些人,敢怒不敢言。最后大家都走了,这里就成了小商小贩的天堂。郝光解释他的创意。
这幅画预计在年底完成,他还没想好名字。但这是郝光关于798的所有印象。如今,这位798的早期进驻者,与798管理者之间的斗争,已经进入白热化。
管理引发的抗争
10月16日,郝光在博客上发表了题为《吁请北京市领导关注798的种种问题》的公开信,历数798管理者的六宗罪,即哄抬房价、管理混乱、乱收费等。他认为,798的发展正遭遇着严峻的考验。
很多问题早就存在。这位自称为游仙的职业画家说。
从2003年进驻798七星中街开始,他就年年享受冬天没有暖气的待遇。电的容量也不够,根本带不动空调。最初他还能理解,因为毕竟是租的厂房,没有物业公司,管理跟不上情有可原。但直到2006年798被北京市认定为市级文化创意产业聚集区后,郝光仍然没能争取到暖气和足够的电。其实要想得到暖气供应并不难,只需向管理方缴纳每平方米50元的暖气增容费即可。但郝光不愿意交。他认为按规定应该是暖气到户的。
年年冬天,我就只能窝在壁炉旁边。欢迎冬天来玩,不过要自带柴火。郝光打趣说。
在他房间的一角,有一个红砖修筑的壁炉。大厅里还摆放着两个煤气炉。即使有了这些取暖设备,这个有着很多玻璃窗户的硕大空间一到冬天仍然根本待不住人。
最终使郝光忍无可忍的,是奥运前夕结束的798艺术区基础设施改造和环境整治工程。这项旨在改善园区基础设施的工程,对七星中街影响最大。一段短短的路,整修了近10个月,开挖了近10次。其间,断水断电成了家常便饭。要想接好水,就要交钱。郝光最终只能交了2800元维修费,才解决了上下水。行走安全也成了问题,有好几个人掉下去过。
工程对生意的影响是致命的。这里都是沟,根本没有客户过来,生意怎么做?一位外国老板叹息道。他在此地投资了300多万元,今年仅有几万元进账。
除此之外,房租上涨和租期缩短,成了798最大的一个公共问题。2003年,这位游仙入驻时,798房租很便宜,每天每平方米租金0.5~1元。这个价格,郝光能接受。但随着进驻的艺术工作者和商业机构越来越多,798的名头越来越大,房租自然水涨船高。目前,798的房租已经涨到每天每平方米5~10元。园区对早期进驻的人,有一定的优惠政策,但较前几年,房租仍有数倍涨幅。
我们搞艺术的能赚多少钱?这么高的房租,谁能承受得了?一个画廊的主人抱怨道。她租有100多平方米的地方,每年的房租高达10多万元。而在前几年,一年的房租不过两万元。
相比租金高涨,租期的缩短,是一件更令人头痛的事情。郝光入驻时,租约一般为3~5年。现在租约则改为一年期。多位受访者表示,艺术活动安排需要2~3年的周期,一年期租约,使得很多人都没法安排展出。
对郝光在公开信中提到的种种问题,北京市朝阳区区委宣传部副部长吴锡俊在电话中表示,有关部门正在调查,很快会有结果。
不能再忍了。再忍艺术家就都完了。我要和他们斗争到底。郝光坚定地说。
他的工作室不时有人推门进来,有媒体,有同道中人,还有博友。无论进来什么人,他都会讲维权的话题。而获得舆论的支持,则是他的第一步棋。
目前,维权几乎成了他的全部生活内容。没事的时候,他就会骑着自行车,到处找人征集签名。有记者来的时候,他也会带着记者到处采访。甚至他计划着,如果到年底问题还得不到解决,他将发动798的艺术家搞一次裸奔的行为艺术,主题就是维权。
不过,许多人不敢公开说话。他们担心,如果在媒体公开露面,798的管理者将不让他们续租,他们的投资便会打水漂。千万不要在报道中写我的名字。受访者总会这么叮嘱。
很多人只敢签名,不敢站出来说话。但我不怕,我就要说出真相。郝光说。
谁是798的主角?
在郝光看来,是艺术家再造了798,艺术家们应该得到更好的服务,他们的权益理应得到尊重,而798的发展,也应该由这里的艺术家来主导。
要不是我们,798能有这么响亮的名声?要不是我们,七星集团(即北京七星华电科技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哪能养活那么多的下岗工人?郝光大声嚷嚷着说。
的确,在2002年艺术家扎堆儿798之前,这里只是七星集团一片废弃的厂房。有艺术家看中了这个地方,开始忽悠同道中人过来做伴儿。因其独特的包豪斯建筑风格和传统工业环境,以及低廉的租金,众多艺术机构和艺术家纷纷被吸引,前来租用闲置厂房,并进行改造,这里逐渐变成艺术家聚居区。
郝光的艺术空间,租用的便是七星集团下属物流公司的仓库,租期5年。接手后,郝光将其简单改造,变成一件艺术作品火车头库,并在这里过上自由、静谧的创作生活。后来,他又卖掉3处房产,投资于此。
和郝光一样,其他艺术家大多在保持原有建筑风貌的基础上,对所租用的空间进行改造。随便走进一家画廊或空间,都会发现一些旧工业厂房的影子。在一处空间的房顶上,仍保留有毛主席万岁万万岁的红色大字。另一处空间的一面墙壁上,仍有文革时期的黑板报。每个空间都有个性,都有看头。一位慕名而来的山东游客说。
2003年,艺术家黄锐和徐勇发布号召再造798。798内所有艺术空间,在同一天对外开放,一天之内来了上千人。这一年,798共举办3次大型艺术展,一炮打响,形成独特的798现象,并在国际上屡获殊荣。多家国外主流媒体,均对798现象有很高的评价。外国政要和社会名流也开始频频光顾798。而一些艺术大腕的入驻,更增添了这里的氛围。
北京也因798而受到好评。2004年,北京被列入美国《财富》杂志一年一度评选的世界有发展性的12个城市之一,其中一条入选理由便是798。
从一开始郝光心里就明白,尽管他租用了这个地方,但他始终只是一个房客,无权干涉房东对房子的处置权。他也早知道,这个地方将在2005年底完成拆迁,变成一个电子城,一个制造电脑、电话和手机的地方,绝对与艺术无关。
但是,在798获得众多荣誉后,入驻这里的艺术家开始反对关于798要变成电子城的早期规划。他们多方呼吁,各显神通。终于,政府最后定下了看一看,管一管,论一论的九字方针。2006年,北京市政府正式把798艺术区列入北京文化创意产业聚集区。同年,朝阳区区委与七星集团等单位共同组建的798艺术区建设管理办公室成立。次年,政府拨出合计超过1.2亿元的专项引导资金,对798进行全面改造和管理。
北京798艺术区建设管理办公室提供的数据表明,截至2008年1月,入驻798的画廊、艺术家个人工作室及各类文化机构有400多家。而根据黄锐的描述,在798出现以前,北京仅有五六家画廊。
黄锐是798的最早进驻者之一。在他新出的《北京798》一书中,他记载他人言:一小撮艺术家,自称是房客,到了798租房。主人要赚房钱,且签下合同。忽一日,房客造反,说房子是文化遗产,要保护,要成立艺术园区。主人愤怒欲赶走房客,引起纠纷。谁知房客理直气壮,搅弄是非,反客为主,一下子成名,成为798故事。在艺术区,谁是主角,一直就是个矛盾。黄锐说。现在他已经搬离了798。
郝光等人曾经设想由798园区内的艺术家成立一个管理机构,但一直未能实现。而作为管理方的七星集团则成立了一个专家指导委员会,但郝光等十多位受访者均表示,这些专家中,没有一位来自798。
艺术区的事,应该是这里的艺术家说了算。可是你看现在,798都乱成什么样了?谁来保护艺术家的利益?郝光质问道。
没有了艺术家的地方,还是艺术区吗?
今年的艺术节刚刚结束,798内到处还留有艺术节的影子。数目众多的游客、随处可见的商业广告、三三两两的地摊,都在见证着798的繁华。
腾空的管道,部分被包上了一层白铁皮,部分保留原有的油毛毡外表,黑白相映,很是扎眼。路面及部分基础设施也处理得极其现代化。沥青路面、橱窗玻璃、造型各异的路灯,都表明这里与北京其他繁华地段日益趋同。而在798内最重要的大通道中,地面铺了大理石,墙壁镶了玻璃橱窗,顶上则是各种灯光,过道中还有工艺品和服装的摊位。要不是北端的几个机器阀门和一个空间的车间大铁门,还留有历史的沧桑感,整个大通道的布置,看上去与任何一个闹市没有二致。
这些,都是那1.2亿元资金的改造成果。
一位来自北京外国语大学的美国学生对此感到有些失望,他本想看到原汁原味的旧工业气息,可现在看到的却是毫无特色的现代布置。
而郝光则这样评价:这里很像是乡镇企业的管理者在打造一个两星级宾馆。这里可能会变成一个旅游经典,一个很好的公园,一个商业中心,但它再不是798了。
他非常想念早期的那段时光。作为798最重要的创始人之一,他在自己改造的火车头库中,完成了《婚礼在血泊中永恒》等大型作品。那是一个平和的、纯艺术的、发展的和开明的时期。郝光说。那时候,他可以一个人静静坐在他的玻璃房中,晒晒太阳,看看落叶,听听鸟叫,而如今,他一听到电锯声、人群嘈杂声,心里就乱糟糟的。
一位画商也抱怨这个地方被搞得非常恶俗。他本想在这里培养一些高端客户,但入驻两年,画基本还是被以前的客户买走。
游客不能开车进入园区的规定,也被他诟病。高端客户哪个没车?798这么大,要让他们走着进来,或者坐着电瓶车进来,很多人宁肯不来。
不过,政府和企业则有自己的逻辑。在798奥运接待开放日这天,朝阳区区委书记陈刚就曾表示:北京有什么地方值得关注?我希望大家能记住我们的口号:长城、烤鸭、798!而企业,则致力于将这里打造成一个展览展示、交易拍卖的平台。耐克牌的鞋子、Diesel的裤子都在这里大放光彩。索尼公司、摩托罗拉公司等多家国际品牌都曾在此举行过宣传推广活动。798艺术区品牌已经形成,它已经成为崇尚时尚商家的首选。798艺术区建设管理办公室提供的材料上写道。
如今,转租画廊的广告随处可见。这或许和金融风暴的大背景有关,但在郝光看来,这里的一切都离艺术很远了,因此,艺术家只能选择离开。
早期的798人中,大部分都把工作室搬走了。留下的大多是画廊。艺术家正在流失。郝光说。他的说法得到不少早期798人的认可。一位最早入驻798的女艺术家表示,和她同期来到这里的20多人,现在所剩无几。但朝阳区区委宣传部副部长吴锡俊则表示,艺术家的此种行为属自由流动。
如今在798周边,兴起了一些新型的艺术区。草场地、环铁、北皋等地已经小有名气。
发生在798的故事有点像美国的SOHO区。这个位于纽约市曼哈顿西南端的小社区,因其独具风格的铸铁建筑而著称。这里曾上演过类似的故事:艺术家租赁、拆迁、艺术家保护、商业、租金飚高、艺术家出走、蜕变。
一些人走了,一些人来了。但郝光对这地方已经有了感情,不想搬,要和七星集团死磕。他期待着政府有所动作。
没有了艺术家的地方,还是艺术区吗? 他叹息道。
而在著名艺术家艾未未看来,商业化发展,艺术家撤离,符合经济规律。但艺术家才是798艺术区的核心,如果艺术家的利益能够得到尊重,798还能走得更远。

威尼斯在线官网 1

编辑:admin

编辑:admin

声音

“艺术创作是798在艺术展示和交流中最重要的核心价值,一旦房租涨得太快,798将变成以艺术为包装、以商业为实质的场所,艺术将会迁徙。”

11月初,“2007北京798创意文化节——暨718大院走过50年”活动无声无息地宣告落幕。

在为期一个多月的时间里,798艺术区建设管理办公室为北京798艺术区前身、原718联合厂举行了一系列庆祝50周岁生日的活动。让人感到奇怪的是,这座著名时尚艺术区的活动却办得如此“静悄悄”。

除了当天文化节开幕式上有个国外乐队的演奏还算热闹外,“从工厂到艺术区”国际对话和“创意建筑——关于时间和空间的记忆”等展览,观众寥寥无几。走进艺术区,也和往常一样,工厂内,生产机器照旧轰鸣,画廊及工作室中,几个时髦青年和外国游客往来穿梭。而且,还有相当多的画廊或工作室在“大兴土木”地搞装修。如果不是798大门外的过街天桥上挂着宣传横幅,很难让人知道,这是“798艺术区推出本年度的第二道文化艺术盛宴”。

798创意文化节为何如此冷清?

“与今年4月份的798艺术节不同,现在进行的是创意文化节。主要是推动文化产业发展,偏重经济方面。创意文化节的出发点跟艺术关系不是很大,也没有特别像样的艺术活动,所以艺术家不关注,也就显得冷清了。”

说这话的是徐勇。他是2003年“再造798”以及2004年“798艺术节”的前身“大山子艺术节”的发起人之一,算798艺术区的“老人”了,亲身经历了798从工厂到艺术区的转变过程。

旧就让它彻底旧,新就让它彻底新

798的前身是大型国有军工企业——新中国“一五”期间建设的“北京华北无线电联合器材厂”,即718联合厂。1964年718联合厂分家,才有了798厂。

798厂衰落于上世纪80年代末,这个红极一时的企业陷于停产半停产状态。2000年年底,经过企业调整,798、706等6个工厂合并为七星集团。资产重新整合后,一部分厂房闲置。为使这部分房产得到充分利用,七星集团将这些厂房陆续出租。

2002年2月,美国人罗伯特租下了这里120平方米的回民食堂,改造成前店后“厂”的“东八时区书吧”。罗伯特是做中国艺术网站的,一些经常与他交往的人也先后看中了这里宽敞的空间和低廉的租金,纷纷租下一些厂房作为工作室或展示空间。798艺术家群体的“雪球”,就这样滚起来。

威尼斯在线官网,徐勇是2002年来798的,那时,罗伯特已经入驻厂区。

“当年进来的时候,没有想到798会发展成今天的规模。”徐勇说,当时,很多艺术家觉得,798不仅具有很高的历史文化价值,而且厂房非常漂亮,其空间结构特别适合做艺术家工作室和作品展厅,另外,租金也才每天每平方米6毛钱。

徐勇花了8个月时间,投入100多万元,打造了自己的“领地”——“时态空间”。“这在当时要冒很大风险。出租之初,七星集团就打了招呼,这片厂区已被规划为‘中关村电子城’用地,2005年可能被拆除,那么前期的投入也就白费了。”徐勇说,“可是,艺术家都非常感性,认为这个地方太好了,觉得能做几年是几年,便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改造起来。”

徐勇他们用高压水枪冲墙壁,白灰剥落,里面露出了“毛主席万岁”的大红标语,他们欣喜异常,觉得特珍贵,又接着冲,终于把外面这层涂料冲掉。墙上的管道和暖气被改到地下;墙面空出来做展览用;车间办公室和机器间被改成当代艺术书店和酒吧;大厂房按原来模样保留,连机床都没动,只不过刷了一层漆。徐勇说,旧就让它彻底旧,新就让它彻底新,将过去和未来,展示在一个空间里。

无心插柳,一切活泛起来了

艺术家的闯入,和他们有声有色的当代艺术活动,改变了工厂原有的规划。

“七星集团一开始把厂房廉价地租给我们,是对闲置厂房的一种利用,属于当时的权宜之计。但无心插柳柳成荫,想不到这里形成了一个艺术区。”

2003年4月,徐勇和艺术家黄锐发起以“再造798”为主题的当代艺术展,798内所有艺术空间,都在同一天对外开放。“一天之内来了上千人,是北京当代艺术活动从来没有过的规模”。随之而来的“非典”时期,以抗击非典为主题的“蓝天不设防”艺术展在此举办;当年9月,名为“左手与右手”的中德文化艺术展开幕……一年中举办3次大型展览,798的先锋艺术名声一下子叫响了。

从2004年开办的“大山子艺术节”,参与的艺术家和机构,也在逐年快速递增,从2004年的10家左右,到2005年的40多家,再到2006年的80多家,落地798的当代艺术活动呈现了跳跃式发展,成为一种耐人寻味的文化现象。

同在2004年,既在798租有雕塑工作室,又身为北京市人大代表的李象群向北京市人大递交了《保留一个老工业的建筑遗产、保留一个正在发展的艺术区》的议案,建议暂停把798变成中关村电子城的大规模拆建计划。

“由于艺术家的活动非常前卫,导致2003年到2004年期间,工厂与艺术家之间产生很大矛盾与分歧。当时,艺术家被工厂方面称为‘引狼入室’或‘引虎上山’。朝阳区区政府曾多次出面进行协调。”徐勇说,后来,北京市政府领导先后对798进行了明察暗访,形成了一个基本意见,即“看一看,管一管,论一论”的九字方针。

直到2006年年初,北京市政府正式把798艺术区列入北京文化创意产业聚集区。这一政策的出台,促成798发展历史上的重要转变。2006年3月,朝阳区区委与七星集团等单位共同组建的798艺术区建设管理办公室成立。从此,由艺术家发起创办的“大山子艺术节”也“变更”为798艺术区建设管理办公室组织的“798艺术节”。

靠艺术家搞创作、搞展览起家的798,如今成为雕塑、绘画、摄影、设计等各种文化艺术形式汇集的聚集区。

房租猛涨,798的天是商业的天

罗伯特跟很多人一样,喜欢拿798和纽约的SOHO区做类比。他认为798也将与SOHO一样,经历从艺术区向商业区的转变。

纽约SOHO艺术区,从无到有、兴起衰落,经历了三十余年。随着大量商业画廊、酒吧、餐馆、剧院及时尚品牌店等商业元素的涌入,房租日益昂贵,创作氛围喧嚣,众多艺术家已经陆续撤离,SOHO地带的创意之源日趋枯竭,艺术区彻底变为商业区。

目前阶段的798,对于画廊等艺术机构来说,是富有吸引力的。2006年,最早进驻北京的外资画廊之一红门画廊在798开设分店。另一家引人注目的入驻者,是比利时收藏家尤伦斯夫妇设立的尤伦斯艺术基金会。2005年9月,基金会主任费大为代表尤伦斯艺术基金会租下5000平方米的空间,成为798艺术区内最大面积的租户。

“今年798出现的一个明显特征是,艺术区房租猛涨,房屋稀缺,连一块原来根本没有人稀罕的‘滥地皮’都被租了出去。”专门做798现象研究的学者朱宏达说,虽然798艺术区建设管理办公室给出的租金为每天每平方米2.5元,但实际上这个价格根本无法租到地皮,很多慕名而来准备开画廊的商人只好从“二房东”手里以每天每平方米4元的价格租地皮,然后大兴土木重新装修。

“我们早晚付不起房租。最后贵得只有世界名牌付得起,私人小书店、艺术家都坚持不下去。”罗伯特说。

徐勇觉得,在商业利益驱动下,不可阻挡的房租涨价是很可怕的状态,艺术创作和艺术展示如果在高价经济背景下是没法持续的。“艺术创作是798在艺术展示和交流中最重要的核心价值,一旦房租涨得太快,798将变成以艺术为包装、以商业为实质的场所,艺术将会迁徙。”

朱宏达认为,艺术来源于新陈代谢,没有新鲜血液,艺术就不能前进。一般来说,非主流艺术家前赴后继白手打天下,高房租免不了会把他们拒之门外,他们只得另辟区域再度聚首。

一些艺术家已经主动选择离开,向798周边的草场地、酒厂、环铁等艺术区转移。譬如,行为艺术家苍鑫与他的几个邻居都已经在别处租下了新的创作室,将798的工作室作为展示、交流、接待客人的空间。

无可替代的798?

近年,北京城内外新的艺术区雨后春笋般冒出。798在北京艺术区里的“老大”位置会被取代吗?“不会,这些新艺术区都没有798的市场效应,国际艺术市场认可的还是798里的交流和交易。798无可替代。”徐勇说得很坚决。他认为,798的地理位置属于北京东部,靠近使馆区、机场,又临近中央美术学院,聚集着时尚人群,有对外展示的先天优势。

艺术家黄岩认为,798带动了北京文化创意产业。从2005年起,中国当代艺术像房地产、股市一样开始了强烈的上升和发展,艺术家的创作被市场刺激得异常活跃。2005年,北京只有2000多名艺术家,今年已经达到1万余人,预计两年后北京可以聚集3万到5万艺术家。“艺术家在798周围租便宜的地方进行生产创作,然后拿到798展览交易。这么多艺术家需要依靠798生存,所以798会一直保持领先”。同时,由于政府管理的介入,798园区内外的道路交通便捷了,园内路灯、电缆、电话线路等硬件配套设施完善了,停车泊位、绿化园林景观建设都上了新台阶,这些为艺术创作和交流提供了很好的客观条件。

“与别的艺术区相比,798必须保持北京视觉文化的龙头老大地位,这是不可倒置的。”在朱宏达看来,现在的798正沿着专业化、国际化的方向前进。

就拿本次新建的“798创意广场”为例,这个广场原本是朝阳区政府所属的706厂,内外翻新后便成了如今的“798创意广场”。原来706厂草地上坐落的一组陕北红军雕塑群,在翻新时换了几块红色的大石头。

“人物没有了,‘红色’印上石头,抽掉人物,剩下红的形式,意味着中国人更加国际化,外国人更能接受798。”朱宏达说。

就在这次采访中,798艺术区建设管理办公室主任陈勇利透露,一个全面经营该文化区的798文化创意产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将宣布成立,该公司的职能之一便是融资腾退798地区的旧工业厂房,继续扩大文化产业区的面积,最终计划将该区域再扩大一倍以上。“政府护航,企业配合,艺术家亲身实验、推动潮流,一个创意产业园区三足鼎立的发展形态,正在形成。”陈勇利说。

照片:11月2日,北京798艺术区,参观者从一处展厅前走过。798艺术区原为上世纪50年代苏联援建的电子工业厂区。自2002年起,大批艺术家开始涌入,使这里逐渐发展成为国内最具国际影响力的当代艺术区。(记者
文静 陈剑摄)

编辑:admin

相关文章